炼石航空股票水务市场大变脸:外资悄然引退 社会资本疯狂涌入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原油期货配资-长沙网上炒股-萍乡网上炒股-资生网
最早在中国掀起水务市场化浪潮的国炼石航空股票外老牌水务公司,在中国水务市场化正如火如荼进行时竟纷纷悄然引退;新的外商面孔以理性、谨慎的炼石航空股票方式开始出现;与此同时国内大大小小的社会资本却在疯狂进入,一些大型水务或投资公司也在跑马圈地。我国水务市场资本变脸了。
据了解,炼石航空股票目前,最早进入我国水务市场的英国泰晤士水务、法国苏伊士昂帝欧水务、法国威立雅水务等世界三大水务公司中,已经有两家销声匿迹,基本退出中国市场。香港国泰国际2003年正式退出已耕耘了8年之久的中国水务市场,主要业务骨干加入首创股份。英国安格利安水务公司两年前虽然与北京第十水厂有合作协议,但目前已处于中止状态。中法水务也是如此。目前除法国威立雅与新进入的德国柏林水务比较活跃外,大部分最初进入中国水务市场的外国公司都已经撤出。
据业内人士估算,外国资本对中国水务的投资仅占中国水务全部投资额的1%,而目前最多的是国内社会资本的投入。就上市公司而言,除原来5家主业为水务的公司(原水股份、武汉控股、南海发展、钱江水利、创业环保)外,从去年开始,又有首创股份、苏州高新、阳晨B股、重庆实业、南京高科、哈慈股份、天津泰达、海鸟发展等10余家公司或转型、或投巨资涉足水务。首创股份总经理潘文堂也说,前年,公司去一些地方进行水务投资的谈判时,顶多能碰到两三家同行,现在不同了,一次谈判都能碰上十六七家。社会资本对水务的热度可见一斑。对于目前投资、经营水务的公司,就是建设部城建司副司长张悦也很难说出一个大概的数字,他只是说“太多了”。
据首创股份战略企划部高级经理袁雪峰介绍说,过去一年水务市场可以用“混乱”来形容,这主要表现在,一方面民营企业很多,他们往往是雾里看花,仅看到了现在水市场很热,经营水务可以获得稳炼石航空股票定的现金流和回报,但却没有考虑到水务是需要长期持续的大规模资金投入,因此看到项目就抢,却没有长期运营的实力。另一方面,一些地方政府对于投资公司没有设立标准,在选择余地比较大的情况下,短期商务条件较好的往往成为首选,没有考虑到公司长期运营的能力。
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目前进入水务市场的情况可以说是形形色色。他介绍了两种情况,一种是由于目前资本市场看好水务股,于是很多公司抢项目,拿到几个水务项目之后,就可以包装上市圈钱。还有一种情况是,水务工程技术类公司为了有项目干也介入到BOT中去。他举例说,一个8000万的BOT项目,工程技术类公司拿下后,自出资金1000多万元,其余资金从银行或其他投资机构筹取,工程建设这部分由该公司做,就可以赚到8000万元中20%的项目工程款,也就是1600万元,不论这个项目以后运营的情况怎么样,该公司已经可以在两年的工程建设中净赚600万元。这也难怪会经常出现不计成本抢项目的现象。这位人士表示,目前水务市场的混乱也就表现在这种恶性竞争上。
“外国公司大规模撤出,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目前中国水务市场比较混乱”,袁雪峰分析说,虽然我国政府提出大力推动水务市场化,实际上并没有制订游戏规则,就像哨声响了,运动员却不知道往哪个方面跑,只能乱作一团,外国公司无法适应这种局面。另一方面,外国公司的扩张理念与国内以资本整合为特点的扩张不同。国内水务市场化的直接动力就是资金问题,其次才是效率,但外国公司的扩张主要是输出管理模式,而不是输出资本,比如威立雅60%的收入来自于管理输出,苏伊士也是如此。泰晤士尽管总公司已经撤出中国市场,但其采取注资汇津水务公司的方式输出管理,目前汇津水务公司在东南亚和中国的公司将逐步移交给泰晤士进行管理。袁雪峰还说,外国公司的撤出只是暂时的,等市场格局变得清晰起起来,游戏规则比较完善的时候,他们还会回来,毕竟中国的市场太有诱惑力了。与以往相比,目前新进入中国市场的国外公司也已经由资本输出转化为技术输出为主。世界最大的水务设备制造商——美国ITT公司和美国设备制造商西图公司和通用电气公司等都已经进入中国市场。
张悦也认为目前水务行业改革在动机、目的方面存在过热现象。地方政府和投资公司都急于变现,希望能在水务市场化中捞一桶金,而没有考虑到水业的公益性、长期性、持续性,这将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
袁雪峰认为,这种混乱的局面不会持久。实际上已经开始有公司退出这个市场。据了解,新疆德隆集团已经开始退出,德隆曾将水务列为其五大经济增长点之一,最近两年在重庆、湖南等地的水务市场陆续出击,但由于战线太长,已经力不从心,因此去年底就已经开始退出,另外还有海南润达实业等也已经全面停止扩张。
袁雪峰认为,两年之后,水务市场格局将逐渐清晰,并将形成水务巨头与区域垄断同生共存的市场格局。其中首创、威立雅、深水集团都有希望站稳脚根,现在三大集团已经开始强强联合,形成战略联盟,而上海水务由于最初就采取分割运营的方式,其供水、排水、污水与不同的投资者合作,已很难形成一个整体参与巨头竞争。另一方面,一些区域性的水务公司仍将存在,这些公司将有可能根据现金流的情况进行局域性的伸缩,由于观念和机制的限制已经很难做大做强。袁雪峰说,2003年到2008年,首创每年保持20亿元的投资额。2008年之前,首创股份将达到日处理能力超过1000万吨水的规模,如果包括参股的公司,将达到1600万至2000万吨水的日处理规模。 (经济参考报)国柏林水务比较活跃外,大部分最初进入中国水务市场的外国公司都已经撤出。
据业内人士估算,外国资本对中国水务的投资仅占中国水务全部投资额的1%,而目前最多的是国内社会资本的投入。就上市公司而言,除原来5家主业为水务的公司(原水股份、武汉控股、南海发展、钱江水利、创业环保)外,从去年开始,又有首创股份、苏州高新、阳晨B股、重庆实业、南京高科、哈慈股份、天津泰达、海鸟发展等10余家公司或转型、或投巨资涉足水务。首创股份总经理潘文堂也说,前年,公司去一些地方进行水务投资的谈判时,顶多能碰到两三家同行,现在不同了,一次谈判都能碰上十六七家。社会资本对水务的热度可见一斑。对于目前投资、经营水务的公司,就是建设部城建司副司长张悦也很难说出一个大概的数字,他只是说“太多了”。
据首创股份战略企划部高级经理袁雪峰介绍说,过去一年水务市场可以用“混乱”来形容,这主要表现在,一方面民营企业很多,他们往往是雾里看花,仅看到了现在水市场很热,经营水务可以获得稳定的现金流和回报,但却没有考虑到水务是需要长期持续的大规模资金投入,因此看到项目就抢,却没有长期运营的实力。另一方面,一些地方政府对于投资公司没有设立标准,在选择余地比较大的情况下,短期商务条件较好的往往成为首选,没有考虑到公司长期运营的能力。
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目前进入水务市场的情况可以说是形形色色。他介绍了两种情况,一种是由于目前资本市场看好水务股,于是很多公司抢项目,拿到几个水务项目之后,就可以包装上市圈钱。还有一种情况是,水务工程技术类公司为了有项目干也介入到BOT中去。他举例说,一个8000万的BOT项目,工程技术类公司拿下后,自出资金1000多万元,其余资金从银行或其他投资机构筹取,工程建设这部分由该公司做,就可以赚到8000万元中20%的项目工程款,也就是1600万元,不论这个项目以后运营的情况怎么样,该公司已经可以在两年的工程建设中净赚600万元。这也难怪会经常出现不计成本抢项目的现象。这位人士表示,目前水务市场的混乱也就表现在这种恶性竞争上。
“外国公司大规模撤出,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目前中国水务市场比较混乱”,袁雪峰分析说,虽然我国政府提出大力推动水务市场化,实际上并没有制订游戏规则,就像哨声响了,运动员却不知道往哪个方面跑,只能乱作一团,外国公司无法适应这种局面。另一方面,外国公司的扩张理念与国内以资本整合为特点的扩张不同。国内水务市场化的直接动力就是资金问题,其次才是效率,但外国公司的扩张主要是输出管理模式,而不是输出资本,比如威立雅60%的收入来自于管理输出,苏伊士也是如此。泰晤士尽管总公司已经撤出中国市场,但其采取注资汇津水务公司的方式输出管理,目前汇津水务公司在东南亚和中国的公司将逐步移交给泰晤士进行管理。袁雪峰还说,外国公司的撤出只是暂时的,等市场格局变得清晰起起来,游戏规则比较完善的时候,他们还会回来,毕竟中国的市场太有诱惑力了。与以往相比,目前新进入中国市场的国外公司也已经由资本输出转化为技术输出为主。世界最大的水务设备制造商——美国ITT公司和美国设备制造商西图公司和通用电气公司等都已经进入中国市场。
张悦也认为目前水务行业改革在动机、目的方面存在过热现象。地方政府和投资公司都急于变现,希望能在水务市场化中捞一桶金,而没有考虑到水业的公益性、长期性、持续性,这将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
袁雪峰认为,这种混乱的局面不会持久。实际上已经开始有公司退出这个市场。据了解,新疆德隆集团已经开始退出,德隆曾将水务列为其五大经济增长点之一,最近两年在重庆、湖南等地的水务市场陆续出击,但由于战线太长,已经力不从心,因此去年底就已经开始退出,另外还有海南润达实业等也已经全面停止扩张。